• >
主页 > 钢材现货 >
钢材现货
求解“能源危机”
发布日期:2021-11-23 13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此次能源危机为国际能源低碳转型的合理化推进敲响了警钟,在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量变的同时也需大力推进质变。

  近期全球能源供需失衡,刺激了国际原油、天然气、煤炭等化石能源价格持续上涨至历史高位,引发欧美多国能源危机。究其原因,此次危机可谓能源低碳转型带来的一次阵痛。

  近年来,国际上应对气候变化的呼声高涨,加速推进全球能源低碳转型进程,受此影响,煤炭下行趋势明显,天然气作为过渡能源比重有所扩大,风电、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比重持续攀升。

  “未烧尽的煤”研究组织(Ember)相关数据显示,全球十大煤电国中已有中国、美国、德国等六国发布了碳中和承诺,目标时间范围为2050至2060年。欧洲走在了能源转型的前列,其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已超过化石能源。

 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统计数据,2020年欧洲煤炭、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分别占总发电量的15%、20%和41%;同期,美国也在压缩煤电产能,煤炭、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分别占总发电量的20%、41%和20%。

  国际能源署《全球能源行业2050净零排放路线%的发电量需要来自光伏和风电。能源加速转型为此次危机埋下了伏笔。

  一是新能源稳定性不足。风电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输出功率易受风速、温度、光照强度等自然资源环境影响,具有间歇性和波动性的特点,对于保障当前阶段的用电质量和电网安全性造成一定的困难,相较于化石燃料发电而言稳定性明显不足,但解决上述问题的技术和机制仍有待完善。

  同时,在欧美对可再生能源的依赖程度逐步提升的背景下,2021年频发的极端天气造成相应能源电力供应紧张。例如,美国得克萨斯州今年初因寒潮造成风力发电机组停摆,部分地区的电价达到9000美元/兆瓦时;英国持续出现超高压天气,英吉利海峡风力不足造成英国海上风电供应不足。

  二是化石能源难以有效补位。走向碳中和压缩了化石能源发展空间,全球已有超过100家主要金融机构对涉煤领域制定了严格的资本退出与禁止性政策,极大限制了对涉煤项目的资金投入。

  新能源缺失叠加新冠肺炎疫情下经济复苏的需要,致使全球对化石能源的需求陡增,但欧美化石能源产能进入收缩期,老旧产能退出,新增产能受限,造成供给弹性进一步下降,如欧洲最大的陆上气田之一的荷兰格罗宁根气田预计将在2022年停产。

  欧美能源自给能力下降,进口需求提升,而作为国际化石能源重要出口方的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伙伴国(OPEC+)未根据市场变化提升增产计划,仍坚持原计划的产量上调40万桶/日。同时,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出口量也远低于过往年度,欧美能源供需缺口持续扩大,致使欧洲储气量和美国原油库存均处于低位。冬季供暖用能高峰即将来临,短期内改善供需失衡的难度较大。

  降低化石能源比重、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实现碳中和的关键举措,但此次能源危机为国际能源低碳转型的合理化推进敲响了警钟,在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量变的同时也需大力推进质变。

  一是审慎把控转型节奏。能源转型无法一蹴而就,全球可再生能源完全替代化石能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短期内无法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。

  能源转型需重视生产生活保障和节能减排协同发展,稳步推进可再生能源比例提升,灵活发挥天然气等相对清洁能源的过渡作用,逐步有序退出传统化石能源,有条不紊地推进能源体系的低碳化澳门六合开奖现场手机版,清洁化。

  就可再生能源而言,需优化发展机制,加快技术研发,提升利用水平、运行效率和系统稳定性。

  就化石能源而言,首先,需制定有序退出路线图,综合研究技术、经济、环境等影响因素,设定不同类型项目退出优先等级,灵活调整运行年限,逐步降低煤电平均利用小时数;其次,充分运用碳交易机制,通过市场化手段促进结构优化;最后,对棕色资产的节能、减排、技改等转型项目仍应提供适度的金融支持,避免盲目大规模退出投资,影响转型升级进程。

  二是大力发展储能系统。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不断提升,对电力系统的灵活调节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,发展储能是平抑风电、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间歇性和波动性影响、提升系统稳定性的关键途径。

  储能应用场景多元化,全面覆盖可再生能源发电侧、电网侧和用电侧,可用于削峰填谷、调峰调频、缓解电网阻塞、保障电网稳定性、延缓输配电设备扩容升级、辅助动态运行、自发自用和提升供电可靠性等。

 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发布的《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21》显示,截至2020年底,全球已投运储能项目的累计装机规模达191.1吉瓦(GW),其中抽水蓄能占比为90.3%,电化学储能占比为7.4%。电化学储能已成全球储能新增投运装机的主要部分。彭博新能源预测,2050年全球储能市场累计装机规模将达到1676GW/5827 GWh(吉瓦时),投资额预计达6620亿美元。

  三是持续推进多能互补。多能互补系统主要利用风能、太阳能、水能、煤炭、天然气等资源组合优势,通过发展清洁能源资源、充分利用流域梯级和有较强调节性能的水电站、存量煤电机组灵活性改造、适度配置储能设施等方式增加电力系统调节能力,优化电力资源配置结构,调动需求侧灵活响应的积极性,提高电力输出功率的稳定性,提升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消纳能力和综合效益,形成各类电源统筹协调、上下联动、互补互济的机制。

  多能互补多与大型综合能源基地相结合,其典型形式包括风光储一体化、风光水储一体化和风光火储一体化等,其中风光火储一体化实现了可再生能源和化石能源的共济发展,特别适用于煤炭富集区域的能源转型。